185-2209-5855  189-2004-2778
集装箱住人随想
admin 2017-01-10

早就听说住人的集装箱这个新事物,但没有见过。

近期客居北京,没事出来闲逛,在靠近中关村一家超市附近的马路边,真真是见到了住人集装箱。

这貌似是一个集装箱的临时仓库。仓库用围档圈起,围档上方,能见到这种集装箱。集装箱上写着:住人集装箱,一天6元。一天6元,便宜啊。

于是便想到前几天的报道,说是年轻的女农民工,或是农民工夫妇与几十名男农民工共同挤在一起居住,应该说是处境凄凉而尴尬,天冷还好,在炎热的夏季,衣着暴露,情何以堪?

然而,这就是进城农民工生活的朴实写照。如果能住上一天6元的集装箱,虽然没有暖气、厕所,但也不能不说是一种“巨大的社会进步”。

当然,真正的城里人,不属于真正社会底层的人,是绝对不屑享受这种“进步”的。

住人集装箱长大约五六米,宽约3米。从开着门向里看,有上下铺的铁床,估算一下,一个集装箱可摆下4张这样的床,也就是说能最多能住8个人,这与类似于建筑工地的钢结构临时住房无异。
 

集装箱住人

“一天6元是一个集装箱还是一个铺位?”我问正在施工一个在集装箱上忙活的工人,回答说不清楚。回来后,我上网查了查住人集装箱的价格,原来,住人集装箱已成为了一种产业,生产厂家林林总总。只有一家企业说一天6元,单间。诚如是,这对于农民工真的是一个福音。

但细一想,恐怕没这好事。做住人集装箱,不会是以改善农民工的生活质量为出发点的。人家做企业,是为了赚钱才发现的这一市场商机。住人集装箱租给建筑商,建筑商租用住人集装箱当农民工居住的临时房,就像租用围档、钢模板、脚手架和起重设备一样,是为了减少建筑商的成本投入,而且这种集装箱不用拆卸,可以随时随地吊装转移,省时省力。

我当时想,如果有农民工为了居住条件好一些愿意自费租用住人集装箱,建筑商还能省掉为农民工免费提供临时宿舍的成本,哪怕是省几十个人一间的临时宿舍的成本,这应该可以吧。但我很快又否定了这一想法,因为,农民工想自己租用一天6元的集装箱,是不可能的。其一,工地哪有那么多空地安置农民工自住的集装箱?其二,尽管住人集装箱有保温夹层,但仍不耐酷暑严寒,用空调吧,农民工也掏不起电费啊。
所以说,这住人集装箱不过是施工工地临时宿舍的替代品而已,上面所说的“进步”与人文关怀扯不上半点关系。农民工能自己住上集装箱,只是一个美好的愿望而已。
 

拥有一套自己的住房,别说是农民工,我想也是大多数在大城市的“漂儿”们的一种奢望。

在这次来北京的火车上,我见到了一个在北京一家公司总部工作的太原小伙儿。在总部工作,起码应该是收入不错的“白领”。但他说,他在北京买不起起房子也不打算买,太贵了,所以就在太原置了一个家。

“那在北京租房的费用也不低啊?”我问。他说:“公司买了些房,低价租给我们。一般两室的一月2000元左右,合租是挺合适的。”

我为这位太原小伙儿感到庆幸,他进到了一个效益不错的公司,遇到了一个有良心的老板。但像他这样的幸运儿,除了在中央机关、中直机关和中央企业等“中字头”工作的人外,我还是第一次碰到。

现在这个年头的单位和企业,甚至是业绩斐然富得流油的单位和企业,已全然不像过去,为职工解决住房那怕是简陋的过渡性住房。他们掌握的政策依据很充分,比如住房市场化、企业不再办社会等等,不都是很符合市场经济政策吗?所以,除特殊引进的人才外,对员工的责任就是能按时发放工资,交五险一金。至于你住哪儿,住起住不起,跟单位没半毛钱关系。

以前谈到年轻人买不起房的问题时,曾有专家批评年轻人思维的偏差,“买不起买可以租房嘛”。但问题是,你租得起吗?在时下的北京,交通便利一点儿的离市区近点儿的住宅是什么价?北京人说,大致是每月一平方米100元。也就是说,50平方米一月5000元,60平方米一月6000元,以此类推。按这价格,即使是月收入6000元的白领两人合租一所两室房,那必须要节衣缩食,才能保证“月光族”的水平。更何况那些一般的“漂儿”们。

前些年曾出现过群租族,即是众多年轻人在一所房子内挤住。前些年《潇湘晨报》报道,在一所170平方米的住宅内,竟住着26名大学毕业生。在北京小汤山,有一个村子,成了以脏乱差而闻名全国的群租村。甚至还有一人租住仅仅能放一张床的房间。其条件的艰苦、环境的恶劣,非一般人可以想象。

但这些都成为一些人的“美好回忆”。以北京为首,各大城市以治安为由,坚决果断地对群租房予以取缔。你想住这条件恶劣的地方都没了条件。

比较过去的群租房和住人集装箱,显然后者的性价比优于前者。可惜,以前听说过的住人的集装箱,那是旅馆,不是廉租房。既然是旅馆,长期住不是一般收入家庭能够负担得起的。

至于有没有经营性的集装箱廉租房,我在去过的许多城市还没有发现。因为从理论上讲,它不会有。为什么?集装箱不是问题,问题是哪儿有地皮放它啊?有地皮,政府还等着通过招拍挂卖高价增加财政收入呢。给穷光蛋用,天方夜谭吧。
 
 三

住人集装箱前围档的宣传画和标语,引起了我的注意。

那画,有青山绿水,有美丽的田野,有桃花掩映的房屋,放羊的姑娘,下田的小伙儿……无不显现出和谐,无不显现出绿色的生态。

那画上的标语配得也好:

“上善若水常处下,至德本在百姓家”、   “勤劳人家,满园春色”、“勤劳人,吉祥人。”……

看得出,这中宣部宣教局、中国文明网制作的标语,是下了大功夫的,充满了绝对的“正能量”。

然而,用装货物的箱子住人,本身就是一种嘲讽,再将这些充满人文关怀的标语与住人集装箱放在一起,就显出另类的滑稽。

“上善若水常处下”,这没错,善良的人,诚实的人,大多是为生计而奔波的社会下层。而处在上层的人,又多是口是心非、善于投机钻营、行贿受贿、贪污腐化之人。

至于“至德本在百姓家”,就更有些滑稽。别说为官员政绩和开发商的利益进行暴力强拆、对上访者进行威逼等等层出不穷的恶性事件,就说农民工和打工族连单独住集装箱的条件都达不到,这德从何而来?

再说勤劳。中国的普通的劳动者肯定是勤劳的,而且勤劳的程度世界第一。但你想想,多少企业主开一年工厂的盈利,不如炒一套房。何况这还是企业主,每日辛勤工作的企业员工能不能勤劳致富,还用得着说吗?

相反,那些炒房者,以及大城市周边农村的拆迁农民,就能轻易地赚到几生勤劳工作的大笔钱财,成为不劳而获的寄生阶层。至于以权谋私的大发不义之财的食利阶层,那就更不用说了。

所以说,勤劳致富对绝大多数国人来讲,是一个梦,是一种空想。所以,国人但凡有些许办法,有些许能耐,都不屑于去当工人、当农民、当社会财富的生产者。否则就会被视为没出息。

不信?你看看上《非诚勿扰》节目的男嘉宾,就没有一个工人农民。再看旭日阳刚为二锅头酒做的广告:“从工人,到流浪歌手,到旭日阳刚……敬不甘平凡的我们!”

这鄙视工人、鄙视社会物质财富的创造者的语言,说的多么的铿锵有力?这种铿锵在主流媒体上广泛传播,不正是这种扭曲的思维成为社会主流意识的真实表现吗?

于是,有能耐的有命份的少数人,就成了旭日阳刚、成了王宝强。没能耐又不勤劳的就去偷去抢去诈骗。所以,各类偷、抢、骗案件在国内波澜壮阔地暴发,就是一种必然。

其实,人们不愿从工从农是个人的追求,无可指责,社会存在贫富差距也不可怕。怕的是,当政和主流媒体自觉不自觉地对鄙视勤劳工作的一种引导。

而更为可怕的是,他们在铁的事实面前,不但不承认勤劳难以“春色满园”,不承认日益拉大的贫富差距,相反,在制造不公的同时,极力标榜至善至德惠及社会底层,标榜到处莺歌燕舞、歌舞升平,这就有些像鲁迅先生所形容的那样,“满口仁义道德,满肚子男盗女娼”了

下一篇:没有了
天津二手集装箱